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Chris | 20-06-09, 5:47 AM | 澳洲風味 | (971 Reads)

法律之前人人平等,所以香港的法院前面那個著名的拿著一個天平的石像,雙眼是用布條蒙著的。

法律保障好人,也維護被告的權益, 人民不能私自執法和濫用私刑,一切都要由司法幾關處理。但是法庭/主控官/主審的法官的決定,是否能盡孚眾望,儆惡懲奸,那可不一定了。

最近兩宗發生在澳洲的案件,令人嘩然。

2003 年美國人David Gabriel Watson帶新婚太太來大堡礁度蜜月,兩人潛水時太太在水底溺斃,事後他回美國,澳洲警方偵查案情,發覺事有蹺蹊,把他引渡澳洲受審,控以謀殺之罪。此 案月前審結,Watson不承認謀殺,與法庭講數改判誤殺,認罪,法官判他入獄僅4年半,但12年月便可以申請假釋。他被引渡回澳洲拘留的幾個月也算,即 是說他很快會Walk a free man!(http://www.news.com.au/story/0,27574,25590576-421,00.html)

2008 年黃金海岸一名男子Davidson,在朋友家潛入其兒子的睡房,非禮該男童,朋友當場把他逮住,拖出屋外痛打一頓。事後Davidson被控非禮,但是 法官並沒有依照一般的判處入獄,只判他接受Intensive Correctional Order(香港的說法是嚴密「感化」吧)。反而男童的父親,另外被控嚴重傷人,有入獄之虞。

(http://www.news.com.au/couriermail/story/0,23739,25651579-952,00.html)

(文章允許轉貼,請具作者名字:梁煥松)



[1]

That's ridiculous1

tin tin
[引用] | 作者 tin tin | 20-06-09 6:42 AM | [舉報垃圾留言]

emotionemotion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Chris | 20-06-09 9:18 AM

[2]

天下烏鴉一樣黑。

且看香港小甜甜遺產爭奪一案怎樣判決。


[引用] | 作者 Raymond | 20-06-09 6:50 AM | [舉報垃圾留言]


那是民事啦,管他!
不過~如果是涉及偽造遺囑,又作別論。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Chris | 20-06-09 9:19 AM

[3]

有時白字黑字的法律條文,反為被人鑽了法律罅,出來的判決結果會好可笑。香港試過有一宗非禮案,受害的女事主,明顯被人非禮。但因為法庭傳譯用錯字,最後判了被告無罪。過一兩天我會敝網誌 http://www.englishinyourfavour.com 寫寫那case。

 但權衡輕重,我寧願要寧縱勿枉的法治社會,也不要「明察秋毫」的「父母官」的人治社會。


[引用] | 作者 Jo | 20-06-09 6:53 AM | [舉報垃圾留言]


香港是沿用97前法律的嗎.....判錯也好,一個人,同一罪名只可以告一次。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Chris | 20-06-09 9:22 AM

[4]

所以囉,有時都唔明乜嘢叫做公平、公正嘅法律。

貓貓
[引用] | 作者 貓貓 | 20-06-09 8:49 AM | [舉報垃圾留言]


對壞人太仁慈,有時就是對受害者的殘酷。
殺人是最大的罪,坐幾個月監就放人,有無搞錯!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Chris | 20-06-09 9:26 AM

[5]

想起之前國內"巴東烈女"事件, 女被告被幾個男官員企圖侵犯, 刺死刺傷男人各一, 好像說她防衛過度, 被控謀殺. 不過似乎因為輿論, 所以正循被告精神狀況方面處理. 這時候又大家又希望法律可以寬鬆一點.

澳洲刑罰之輕, 令留學生們生活在恐懼中. 因為很多人都會說殺個人算甚麼, 說說自己精神有問題, 濫藥又可開脫. 就算開脫不了, 在監獄住一下又可出來快活過. 所以我天黑後一定不出街, 在街上看到可疑的人也情願繞路. 我有朋友就在市中心給不認識的人迎面打了一鎚. 也有印度女同學陪媽媽遊覽時在perth city 火車站給人毆打. 之前也發生中國女留學生被姦殺的事件.

搶劫更是無日無之, 街上很易見到幾個人走向你問你拿錢. 我越南同學的姐姐上月就曾被打腫了眼. 我在服裝店工作時老闆叮囑一定要看好收銀機, 他說基本上那些人偷錢被抓到警察也不一定會落案起訴的. 更不要提入屋盜竊, 他們基本上會遊走各區, 嘗試打開門窗, 不論屋內有人無人, 都會試圖闖入. 連本地人都會害怕, 所以不少人會安裝ALARM.

這些都是我身邊朋友的親身經歷. 坦白說, 來之前完全猜不到會這樣. 這令我對澳洲治安的印象... 也許只有PERTH才會這樣?


[引用] | 作者 Kwok | 20-06-09 10:11 AM | [舉報垃圾留言]


最近Melbourne的黑幫仇殺還厲害!
不過影響小市民最大的,還是這些Petty Criminals。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Chris | 20-06-09 10:28 AM

[6]

同追緊你嘅男仔去潛水同浮潛,都會體會倒佢危急關頭時會唔會照顧你,我就試過因此飛過一個,佢連自己衰咗咩都唔知。


[引用] | 作者 cat | 20-06-09 11:24 AM | [舉報垃圾留言]


出事先走已經可惡,警方是相信此人立心謀殺!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Chris | 20-06-09 2:33 PM

[7]

chris,

你那邊的人在街上問人拿錢的情況多嗎? 我覺得perth這邊多的出奇, 幾乎通街都係, 市中心尤甚. 好人好姐, 小孩老人青年少年, 隨街開口問人拿錢, 白人土著都係咁, 我唔明點解要俾錢佢囉. 佢地唔覺得自己好似乞兒咁架咩? 我聽朋友講, 你俾毫子佢地唔like的, 最少要1蚊2蚊... 有d鬼佬真係俾架喎. 佢地都唔會窮得去邊啦(至少有錢過我), 點解會周街問人拿錢咁奇怪???

我朋友的姐姐上次就係俾幾個呢d人圍住, 叫佢俾錢佢地買煙仔, 剛好果時佢拿住工作餐廳的現金回家點算, 俾佢地發現想搶, 結果俾人打到變熊貓眼.

但警察又唔會趕呢d流氓走... 真恐怖.


[引用] | 作者 Kwok | 20-06-09 12:25 PM | [舉報垃圾留言]


Brisbane 又很少有隨街文人要錢 wor。照你咁講 Perth真是住唔過。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Chris | 20-06-09 2:35 PM

[8]

所以最後是否公正,還是決定在人手上。

方圓
[引用] | 作者 方圓 | 20-06-09 12:58 PM | [舉報垃圾留言]


一定很多澳洲的法官相信人性本善,所以裁決得這麼寬大。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Chris | 20-06-09 2:38 PM

[9]

這些辯護律師生仔無XX,良知何在!

婚前保險加碼,條友是潛水高手,有潛水救人訓練,水下開關氧氣按鈕不會留有指模,因為潛水都帶手套,潛水殺人只需幾分鐘,他計劃得很絕啊!

那爸爸行了私刑,傷人罪不得不判,但孌童犯只判感化實在太輕了,對社會可是很大威脅。

對澳洲司法很失望。


[引用] | 作者 ozi | 20-06-09 2:39 PM | [舉報垃圾留言]


澳洲律政司現在提出反對Davidson 判刑過輕的上訴。
殺人坐一年監,逃稅分分鐘坐幾年,莫名其妙!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Chris | 20-06-09 2:49 PM

[10]

梁先生:

現今的法律訂得如此寬鬆,難道連洋人也聽過商鞅的下場?(一悲)

香港的法院前面那個著名的拿著一個天平的石像,雙眼是用布條蒙著的...

我看過一段文字資料,新加坡的法院頂部也有位拿著一個天平的女神石像,但雙眼是沒有用布條蒙著的。

梁先生可有看過鄭少秋演出的”誓不低頭”?

大結局那集,胡楓演的大律師也提過這石像,並感嘆道:

法律?女神都無眼睇!

紐西蘭審判薛乃印殺妻案,今日已裁定有罪。但最後判決要七月底才公布:

http://tvnz.co.nz/national-news/xue-guilty-murder-protests-in-court-2791199

一開始我就估算薛乃印無法逃罪,因為將三歲小女兒遺棄於 Melbourne 機場已激怒了不少人,特別是洋人,他們最恨這種事情。


[引用] | 作者 i-Joel | 20-06-09 4:56 PM | [舉報垃圾留言]


我沒看香港電視劇很多年了。
薛乃印案,本版也談過。
遺棄幼女可惡,但與殺妻是兩回事呢。不過輿論影響法庭審判,尤其是陪審團的決定,一點也不出奇。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Chris | 20-06-09 5:02 PM

[11]

澳洲是不是懶人多,無人願修改法例或提出新法例嗎? ~講笑,本人對澳洲事物不太認識. 不過人本是惡的,我是認為這樣.


[引用] | 作者 JC | 20-06-09 9:58 PM | [舉報垃圾留言]


澳洲是無事搞事,法律是繁複到不得了。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Chris | 21-06-09 6:24 AM

[12] Re: JC
JC :
澳洲是不是懶人多,無人願修改法例或提出新法例嗎? ~講笑,本人對澳洲事物不太認識. 不過人本是惡的,我是認為這樣.

不是人之初性本善嗎?
這里美國是以基督教立國----所以有些法官有些案伴
很多時判案是抱著寬恕之心加上法律不外是人性去判決.


[引用] | 作者 South Philly | 21-06-09 12:35 AM | [舉報垃圾留言]

[13] Re: South Philly
South Philly :
JC :澳洲是不是懶人多,無人願修改法例或提出新法例嗎? ~講笑,本人對澳洲事物不太認識. 不過人本是惡的,我是認為這樣.

不是人之初性本善嗎?這里美國是以基督教立國----所以有些法官有些案伴很多時判案是抱著寬恕之心加上法律不外是人性去判決.



打錯字了!!
不是人之初性本善嗎?
這里美國是以基督教立國----所以有些法官對有些案件
很多時判案是抱著寬恕之心加上法律不外是人情去判決.


[引用] | 作者 South Philly | 21-06-09 12:41 AM | [舉報垃圾留言]

[14]

在沒有鐵証的情況下, 檢察官一般會檢控次一級的罪名來增加入罪的機會。

最常見的就是把謀殺罪以誤殺罪來檢控, 因為普通的殺人罪是很難搜集到足夠的證據來檢控謀殺罪的。


[引用] | 作者 knnonist | 21-06-09 5:29 AM | [舉報垃圾留言]


有這樣的事?我不懂,可以先告謀殺而法官判誤殺的嗎?
就算是誤殺,坐幾個月就放人也是太寬了。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Chris | 21-06-09 6:31 AM

[15]

不是澳洲的法官懶, 而是政府沒錢養犯人, 所以法官不能判得太重.

In the UK it is estimated that each new prison place costs £119,000 and that the annual average cost for each prisoner exceeds £40,000.

Source : http://www.guardian.co.uk/commentisfree/2008/jul/28/justice.prisonsandprobation

英國人的平均稅前工資是大約£27,000, 即大約要繳£5700的稅。等於七個納稅人養一個犯人....
所以, 以前的英國君主真有遠見, 流放犯人去弧島真是對平民百姓的一大德政


[引用] | 作者 knnonist | 21-06-09 5:45 AM | [舉報垃圾留言]


石像應用兩個「$」來蒙眼?.....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Chris | 21-06-09 6:34 AM

[16] Re: Chris

"石像應用兩個「$」來蒙眼?..... "

當然不能,但是理實就是這樣, 加上西方民主社會信奉人權主義, 不能剝削罪犯的人權, 否則掉官有之。 罪犯們食好住好, 養得個個肥肥白白,長命百歲。

每個罪犯每天有大約 £2-3 的食物預算, 一個月下來的預算就有£75 (不含VAT)。 而我上個月花在吃的就只有£65 (含VAT), 但就繳了大約£450稅。

吃是一個人生存的最基本的需求, 一個月下來, 我花在吃上的錢比罪犯還要少, 但就繳比吃下肚子多七倍的稅, 公平嗎? 繳稅比用在自已身上的總數還要多, 公平嗎? 罪犯的生活比我還好...管吃管住, 養得個個肥肥白白, 有遊戲機有健身室。
而我雖然有自由, 但是繳稅交租後所餘無幾, 放工假日還不是給困在家裡? 繳稅後把省吃省用, 虐待自已的錢拿來投資, 結果就是繳更多的稅, 給罪犯和懶人更好的生活。

我現在跟房東租一間ex-council house 的房間, 鄰居是一個四十餘歲的婦人, 有三個小孩, 住的是council house有三房一廳, 有數百呎的花園, 吃的是child benifit, 用的是 unemployment benefit, 病了又有免費的政府醫生看。 而我就要花比她租個房子還要多的租金來租一個房間, 不敢拍拖, 不敢生小孩。

西方社會就是這樣,永遠只會懲罰負責任的市民 ....每次說起就起火...

我真的有想過隨便犯個大罪, 打劫銀行金庫什麼都好, 成功了就當然一生無憂, 失敗了就大不了坐監, 最好就來個終生監禁, 反正和現在的生活也沒有大分別, 可能還會過得寫意一些。

有時侯我真的覺得大陸的一套真的不錯, 至少監獄的環境絕對不會令人想犯罪。
罪名較少的也可以抓去勞改, (我一聽大陸的勞改營就怕怕)令犯人明白坐監的原意是懲罰而不是獎勵。


[引用] | 作者 knnonist | 21-06-09 8:42 AM | [舉報垃圾留言]


我附近有一家住Housing Commission的屋(即是你說的Council屋)的家庭,上了區報新聞,該屋有七間房,因為他們有一大堆仔女,不守紀律,嘈喧巴閉,鄰人報警幾次。
政府要趕他們走,他們說年來整間屋整了很多錢,要政府賠幾萬銀。
我又見過澳洲的獄警,應監獄的幾個華人囚犯要求,來唐人街買香港的裸女雜誌給他們看!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Chris | 21-06-09 12:36 PM

[17] 勞教絕對適合西方國家的德政

當年勞改的初衷是為了管理“遊手好閑、違反法紀、不務正業的有勞動力的人”,主要針對的對象是“不夠逮捕判刑而政治上又不適合繼續留用,放到社會上又會增加失業的”人員。

現在西方國家存在大量適合勞改定義的年青人(即不務正業, 小偷,吸毒, 破壞治安等人), 既然沒法逮捕判重刑, 就應該把這些人集中起來,送到一定地方,讓他們替國家做工,自食其力。

對待犯下嚴重罪行的犯人就可以拿去勞改 (待遇比勞教差和服刑期長的地方), 讓他個嘗點苦頭, 順便來個殺雞警猴, 看看有沒有人敢犯罪。

在執行這個系統的大前提下, 是要有一個公正嚴明執法的司法機構, 現今西方社會是有這樣的條件, 但卻因為"人權"而沒執行這項德政的能力。


[引用] | 作者 knnonist | 21-06-09 9:14 AM | [舉報垃圾留言]


例如要他們去洗那些Graffiti。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Chris | 21-06-09 12:37 PM

[18]

唉 chris, 有人在此說得對, 監獄根本對於西方政府來講根本是蝕金戔! 所以澳洲不起更多監獄來樫錢! 致於Kwok提及Perh 治安問題, Google Constable Matt Butcher 的事, 兼上youtube 看他如何被一名賤人Matt Mcleod 撞致終身¥身不遂, 和那場官司只罰那犯人$5000元, 再加上西澳警方是全澳洲最差的警隊( 訓練一向只得一年一次)就知為何Perh 治安差的了. 仲有lee 個例子:http://www.news.com.au/perthnow/story/0,21598,25659209-5017004,00.htmlTHREE teenagers have walked free from court with suspended sentences over the bashing of a man during a fatal Christmas Day brawl.


[引用] | 作者 普邦 | 27-06-09 6:02 PM | [舉報垃圾留言]


監獄是一種蝕梗的「公共開支」....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Chris | 27-06-09 6:55 PM

[19]

"西方社會就是這樣,永遠只會懲罰負責任的市民 ....每次說起就起火...

我真的有想過隨便犯個大罪, 打劫銀行金庫什麼都好, 成功了就當然一生無憂, 失敗了就大不了坐監, 最好就來個終生監禁, 反正和現在的生活也沒有大分別, 可能還會過得寫意一些。

有時侯我真的覺得大陸的一套真的不錯, 至少監獄的環境絕對不會令人想犯罪。
罪名較少的也可以抓去勞改, (我一聽大陸的勞改營就怕怕)令犯人明白坐監的原意是懲罰而不是獎勵。
[引用] | 作者 knnonist | 21-06-09 8:42 AM "

十分對! 仲有lee個例子

所謂活得皇家肅貪委員會: 肅貪? 肅清異己?或是做一場政治Show ?!(中)

販毒去引蛇出洞
在 1996年7月及8月, 活得皇家肅貪委員會聛用了一位活耀於King Cross 的一名叫KX15的毒品折家在悉尼King Cross Cosmos Cafe去繼續販毒(白粉), 希望藉此去引出King Cross的貪污警察去"落搭". 但期間不但末有發視任何貪污警察, 更懷的是KX15 所販賣的白粉係比正常白粉高純度百份之三十, 因而今十四名癮君子在1996年7月及8月期間被此些高純度白粉毒死!(引致活得法官在1996年7月及8月在傳媒警告有高純度白粉流入市面兼叫市民小心), 儘管活得皇家肅貪委員派出調查人員去奪回此些高純度白粉, 但人也懷疑活得皇家肅貪委員有沒有奪回所有的高純度白粉.

此事一直被活得皇家肅貪委員會掩飾(我相信當時的新洲警隊高層及洲長Bob Carr,司法部長Jeff Shaw皆知道的而有份掩飾). 巧合的, 在1996年初,一支叫Task Force Bax 的秘密專案小組在King Cross警區成立去偵查及對付該區的幫派和毒販. Task Force Bax 其中一個目標是KX15.但受到了活得皇家肅貪委員會的行動而受阻. 在1997年初, Task Force Bax偵查行動繼續. 但Task Force Bax 也收到了當時己完成了的活得皇家肅貪委員會的秘密行動錄音帶, 以便恊作Task Force Bax 的偵查及行動. 但當Task Force Bax成員開始聽此些錄音時, 他們也感到十分震驚! Task Force Bax成員也開始在警隊電腦上追查1996年7月及8月的癮君子死亡時間兼分析, 在1997年10月便被新洲警隊內務部及警察誠信委員會的突擊搜查兼被控貪污及知法犯法(更徹底搜查Task Force Bax的總部去奪回得皇家肅貪委員會的秘密行動錄音帶). 有十多名Task Force Bax成員被控兼起訴貪污及知法犯法, 包括警司Geoff Wegg, 成支Task Force Bax更在該時被解散. 結果, 所有Task Force Bax成員皆離開了新洲警隊, 他們用了10年時間去法院上訴平反(在沒有新洲警隊上下及新洲警察恊會任何恊助下), 最終在2007年成功兼取得了千多萬的賠償. 但已太遲了, 一名Task Force Bax成員更因此事而患上腦癌而死去, 大部份Task Force Bax成員的家人及朋友十多年來因此事而受盡了很大的傷害及痛苦! (儘管一名Task Force Bax成員因号一件知法犯法案件證據確鑿被控兼起訴,但不是和 Task Force Bax的偵查行動有任何關係)

但紙包不住火. 此事在兩地單地方法院的審訊中被提及, 就是兩單審黎巴嫩幫派頭子/毒販 Roula Kay 及 Billy Bayeh一案(1999年12月Regina vs Peter and Roula Kay, 2000年7月 Regina vs Bill Bayeh). 但也不了了之.幸好在2003年3月, 60分鐘時事節目的一位製作編緝Steve Barret為此事而製作了一個節目兼在2003年3月30日播出, 但引不了社會及觀眾大規模重視!Steve Barret更因節目此被逼走, 離開了 Channel 9!
此乃該節目的 Transcript及網頁
http://sgp1.paddington.ninemsn.com.au/sixtyminutes/stories/2003_03_30/story_791.asp

幸好此事最近又在前新洲幹探 Tim Priest新書Enemies of The State 提起
此乃 Tim Priest在Sky News有線新聞的訪間 :

http://www.youtube.com/watch?v=vTQTiNSIkKg

此乃 Sydeny Morning Herald專欄作家 Miranda Devine 對此事的評論文章
http://www.brisbanetimes.com.au/opinion/police-too-afraid-to-get-tough-on-our-criminals-20090806-eaaz.html

此乃Daily Telegraph9每日電訊報)的一名專欄作家Piers Akerman對此事的評論Blog
'"Did sanctioned drug deals kill heroin users"
http://blogs.news.com.au/dailytelegraph/piersakerman/index.php/dailytelegraph/comments/did_sanctioned_drug_deals_kill_heroin_users/

造證據及證人去誣告五名警務人員

活得皇家肅貪委員會調查人員David McGinlay及Paul Stevens在1996年7月查到了一單叫Kareela Cat 爆竊犯一案中五名警務人員(包括兩名警司)渉嫌濫用武力及妨礙司法公正兼夾口供去令Kareela Cat 爆竊犯入罪. 因而今其中三名警務人員在1997年被革職(其中一名而在1991年離開了新洲警隊,号一名在1988年離開 )! 但此五人在經過五年的上訢後被獲平反, 而Kareela Cat 爆竊犯也事後承認被活得皇家肅貪委員會調查人員以增加刑期去威迫他作假口供以便去頂死此五人. 我現在就講整件事的經過

Kareela Cat 爆竊犯 在1959-1984 在Victoria洲墨爾本及新洲悉尼修打蘭區(SUTHERLAND犯下了多單爆竊案因而得了Kareela Cat的名聲(Kareela Cat的名聲是他在. 修打蘭區(SUTHERLAND)Kareela Suburb 爆竊而來的)

此五名警務人員名字叫 Micheal McGann, John Garvey, John Davison, Steve York, Brian Harding. 在1984年此四人當時皆進駐在修打蘭警區, 其中三人是南總區重案組, 号一人Micheal M是不否cGann是在反爆竊組! 号一人John Garvey是SWOS(由探員組成的特警部隊)主管. 當Kareela Cat 爆竊犯在修打蘭區爆竊被軍警員拘捕. 他在修打蘭區警署由囚室被John Davison及Micheal McGann送致CIB 室受盤問,在徐下手扣時逃走兼反銷在警署其中一間CIB盤問室內.

此五名警務人員因此決定運用他們的SWOS訓練及技術去用催淚煙及胡噴攻入CIB室解決危機. 結果成功把Kareela Cat 製服兼起訴(自己默認所有爆竊案).在1985年審訊中法官亦判他有罪, 儘管他宣稱被濫用武力及妨礙司法公正兼夾口供去令他有罪, 但法官不受理.而他宣稱會向 Micheal McGann, John Garvey, John Davison, Steve York, Brian Harding此五名警務人員報復.但他們沒有理會. 11年後, 惡夢就向此五人來臨.

活得皇家肅貪委員會徐了有用Kareela Cat (叫YM1)指證此五名警務人員外, 還有用 YM2, YM3, YM4等在新洲警隊污點證人去指證他們.此五名警務人員除了被活得皇家肅貪委員詅訊定為貪腐警察兼定罪外, 也令John Garvey, Steve York, Brian Harding 失去警務人員身份, 其中兩位更是警司, 而号一位更快就快升上督察!更令此五人的家人及朋友受盡此事的痛苦! 何其可惜!

幸好在2001-2002年, 此五人的堅決上訢後而獲法院平反, 法院更狠狠批評活得皇家肅貪委員的詅訊及調查人員David McGinlay及Paul Stevens的調查手法(認定此是屈得就屈的調查手法), 更甚是,活得皇家肅貪委員會的所謂污點證人YM2, YM3, YM4也承認說謊及作假口供, 皆因他們妒忌此五人製服YM1的功積.

還有的是, 在活得皇家肅貪委員會擔任主管律師的 Virgina Bell, James Black 及 Patricia Bergin, 皆曾辨護過給Brian Harding , Steve York,John Garvey拉過的疑犯, 但皆輸了官司. 此更令人懷疑此三名律師否藉着活得皇家肅貪委員會向佢吔不喜歡的警察公報私仇??!!

此五人試過去很多政府部門[新洲警隊,新洲警察誠信委員會(PIC), 新洲ICAC, 新洲申訴專員公署(Omusdman) ,聯邦申訴專員公署(Commonwealth Omusdman) 澳洲聯邦警察,南澳洲警隊,南澳洲警隊投訴科(PCA), 昆士籣警隊, 昆士籣CMC(Crimes Misconduct Commission), 新洲警察部長] 去投訴活得皇家肅貪委員會(包括對他們)的罪行, 但皆邁到御膀式的對待及拒絕調查!

註: 還有一單活得皇家肅貪委員調查人員David McGinlay的荒唐罪行, 他將一名叫Kim Hollingworth 的前任學警證人送去一間阿德雷德的一間妓院工作, 但此女人也曾是個脫衣舞妓女, 皆因她討厭脫衣舞行業而當差, 但因新洲警隊查出她的背景而取消她的學警資格. 但送她回去一間妓院工作是否有送羊入虎牢之嫌呢?是否荒唐嗎?!

此乃一名前任新洲警員Micheal McGann在2003年3月對活得皇家肅貪委員上述罪行的作證的證供
http://www.aph.gov.au/house/committee/laca/crimeinthecommunity/subs/sub122_122-1and122-2.pdf
http://www.aph.gov.au/house/committee/laca/crimeinthecommunity/subs/sub122_3.pdf
http://www.aph.gov.au/house/committee/laca/crimeinthecommunity/subs/sub122_5.pdf

在下篇我會寫活得皇家肅貪委員活得皇家肅貪委員沒有查到的政客, 法律界及上流社會及孿童犯的衰野.(都是和當時BOB CARR 工黨政府在委員會做手腳有關) , 活得皇家肅貪委員會如何運用傳媒去宣傳委員會兼引致被皇家肅貪委員指控的一部份警察, 法律界人仕及平民去自殺同對他們的傷害, 以及活得皇家肅貪委員會對新洲警隊和社會的影響.

看看lee條x家xJeff Shaw自己身為最高法院法官及前司法部長 做了lee d知法犯法之事而不受任何懲罰!
"Supreme Court Justice Jeff Shaw, who was the New South Wales Attorney General throughout the Wood Royal Commission into police corruption, provides another instance of this. In October 2004 Shaw was taken to hospital after his vehicle crashed and hospital staff took two blood samples, giving one to the judge as is normal procedure. But the sample that was to go to police for analysis was misplaced (Stafford 2004,p.13). New South Wales Police were investigating the disappearance of the blood sample car when Shaw, conceding that he had an alcohol related medical problem, declined a request from investigating police to surrender the second blood sample (Gibbs, Nicholls and Pollard 2004). In the ensuing debate about the ethical, moral and legal obligations it was argued by the President of the New South Wales Bar Association Ian Harrison that Justice Shaw should be treated like anyone else in society and was under no legal obligation to surrender his blood sample. Ian Harrison S.C was also the chairman of the 1996 Harrison Inquiry into Federal Police corruption, the report of which has never been released to the public—this was discussed in Chapters 4 and 5. Harrison maintained his ‘classless’ standpoint despite the obvious privileges that are associated with such a politically appointed judicial position after Shaw’s resignation as Attorney General. Even by his own admissions Shaw concedes that he is not the same as everybody else (Totaro2003b). Bar Association President Ian Harrison S.C. further suggested that an independent inquiry into the missing blood sample would be over the top and he argued that a well- meaning person had probably managed to ‘disappear’ the blood sample (Stafford 2004,p.13). With this in mind it is quite ironic that Harrison was recently appointed Deputy Commissioner to the New South Wales Independent Commission Against Corruption, whilst at the same time a parliamentary oversight committee is attempting to remove the capacity of ICAC to brand politicians and public servants, which in this instant does not include police, as corrupt (Nicholls and Davies 2004). Upon Harrison’s appointment he was cited to be the man who in the 1990s cleaned out corrupt elements in the Australian Federal Police (Mitchell 2004,p.13). What arises from this situation is the clear inference that the legal establishment, which overlaps with the political arm of the state, is comfortable with the notion that inquiries into the criminal justice system should be begin with the rank and file police or working class functionaries. At the same time these colleagues from the criminal justice hierarchy are at pains to explain that this medical problem at no stage has impacted upon his judgment or competency. In concert with the media, Shaw’s colleagues are blatantly attempting to remove the overtone of corruption that is applied to rank and file police in similar circumstances. Whilst undergoing treatment, Shaw, who is according to ‘progressive’ commentators just the same as any other citizen, will continue to receive his $6000 weekly salary and other entitlements. "

以上例子, 究竟好警察及好市民在澳洲的荒謬司法有沒有立足之地??!!


[引用] | 作者 | 02-02-10 5:45 PM | [舉報垃圾留言]


仲精彩過「無間道」,嗚呼!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Chris | 02-02-10 6:03 P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