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Chris | 06-12-09, 10:02 PM | 吉光片羽話當年 | (1305 Reads)

看了網友Readandeat 寫的「我的班主任」,我也來一篇效尤之作。

麗澤幼稚園 (1959~60)

梁先生,名字記不起了,是一個女「先生」,一個很和氣的阿婆。

九龍循道小學 (1960~66)

小一、二:李愛恩先生。在我的成績表上批「學業雖佳,惟操行低劣!」明察秋豪,我是罪有應得。

小三:孫莉蓮先生。我開始學ABC是孫先生啟蒙的,學校週年旅行,到太平山頂,孫先生和幾個鬼婆用英文聊天,我們見到,都覺得她厲害到不得了。

小四:王永照先生。王先生很嚴肅,不苟言笑,教我們中文,是校內少數非基督徒的先生。每年的開學和結業禮用基督教儀式,全體要唱聖詩,有牧師講道和領禱,他坐在那裡木然不動,又不隨眾起立唱詩和祈禱,很有性格。

小五:胡小仲先生。胡先生談吐很幽默,教完我們的學年便移民加拿大去了,臨走給我們加了一堂特長的英文課,巴不得把全部心得都傳授給我們,說是送給我們的紀念品。

小六:楊秀寬先生。她教我們英文,衝刺小學會考,楊先生穿著旗袍兼教我們體育課,厲害嗎?學校每次有甚麼典禮,楊先生總是擔任管風琴伴奏,真是多才多藝。

九龍華仁書院 (1966~73)

F.1:Mr Aras,是印度人,要全英語上課,我們初時很害怕。

F 2:蘇偉航先生。蘇先生的地理功力很湛深,可是我就是與這科無緣,沒法讀得入腦,考試成績不佳。

F 3:蔡成鵬先生。蔡先生教數學,講解明白,但我是數學鈍胎,代數、幾何、三角三科有兩科「肥佬」,真是有辱師門。蔡先生平日很斯文,後來我才知道他練功夫多年,是「蔡李佛」拳的高手!

F 4:Joseph Foley神父。Foley 神父長得很像正牌007辛康納利,教我們英文和英國文學,我們受益良多。他平日深藏不露,班際旅行時忽然和我們全中文對白,又抽起煙來,十分豪放。

F 5:Richard Kennedy神父。操練我們的英文參加考中學會考,文學名著「傲慢與偏見」是他教我們的。Kennedy神父喜歡玩大型電單車,又向人借一輛Vespa「綿羊仔」和租一輛Honda 90c.c.電單車,教我們幾個未夠年齡的反斗星,在學校的球場飛馳。

F 6, 7:江之鈞先生。教我們英國文學,我的英文得自江先生的教導很多。他是富家公子,一舉一動很有氣派,開一輛棗紅色的Daimler名車,穿名牌衣服。班際旅行時請全班40人吃午餐,又和學生在旅行地點的士多打麻雀、抽煙。他我行我素,欽點我做班長,有一次還「教唆」我們幾個入室弟子逃學,去「利舞台」看黑澤明的「赤鬍子」電影!但是他對我們的要求很高,用功和嬉戲一樣的要serious。名師出高徒,他在華仁執教了近40年,桃李滿門,退休之後仍回校無酬執教,是很了不起的老師。

我的幼稚園教育

我的小學教育

我在課室中遇到的惡老師

師道恩情

我的神父師長

(文章允許轉貼,請具作者名字:梁煥松) 


[1]

兄有幸遇上名師,小弟當年中小學的老師仍有印象者只有數人。班主任就只記得中四中五的邱修士。教世史,但甚少時間用來教書,興到才全英文說兩句,開學派了筆記[遠東部份是大學用書,李定一"中國近代史"的英文撮譯,還有部份來自李劍農的"中國近百年政治史",我們中五就讀大學課本],上堂時間就和我們談論釣魚台問題、聯合國中國席位問題,要我們看萬人雜誌,要我們勤讀番文報......中五那年的雙十節,在課室有簡單佈置,在黑板抄國父遺囑要我們背熟。[小弟會考世史科,因捉錯題目,考得不好。中大預科那年,讀中五留下來不太齊全的筆記,就得到一個B。]
第二年,邱修士就調到慈幼小學當校長。
小學最深印象是Miss Wong,教英文,但甚少教書,喜歡在班房學生面前塗指甲。還有楊麗華,住謝菲道,[教甚麼科忘記了],有一天小弟路經謝菲道去補習,看見她從樓下住所跑出來,邊跑邊整理裙子,可能心急會情人去也。
小六的梁馥莊[可能記錯],教國文,升中試後露真章,教了我們很多古文,全部都要背默。桃花源記、陋室銘、春夜宴桃李園序等就是升中試後到暑假前讀的。
中二教國文的張修士、中三到中五教國文的何作洲,都教小弟獲益良多。


[引用] | 作者 Raymond | 06-12-09 10:54 PM | [舉報垃圾留言]


你的師緣也不錯啊。
得一良師,已是一世受用;遇到那麼多位,值得慶幸!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Chris | 06-12-09 11:22 PM

[2]

woow....你的記性真好! hehe~~


[引用] | 作者 peekaboo | 07-12-09 12:58 AM | [舉報垃圾留言]


我的校刊和成績表還留著嘛。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Chris | 07-12-09 5:35 AM

[3]

CHRIS 你很長情呢! 到今天還留著成績表和校刋. 我早就丟了. 讀書對我來說是苦差, 一考完試就把所有書和筆記丟掉, 整個求學時期, 只為得好分數, 向老爸交差. 很可惜!


[引用] | 作者 SHA | 07-12-09 9:05 AM | [舉報垃圾留言]


教科書讀了入腦,留之無用;讀不入腦的,更無用,丟之可也。
我的成積表是父母保存的,花了成擔心機供我讀書,自然要留個紀錄。我移民收拾舊物裝箱時,乃順手帶來澳洲了。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Chris | 07-12-09 9:11 AM

[4]

嘩﹐你的記性真真真真利害﹐幼稚園都記得﹐我只記得小三以後的班主任。

grumpy
[引用] | 作者 grumpy | 07-12-09 10:46 AM | [舉報垃圾留言]


都是姓梁嘛!
低班那位是馬先生,也是一個阿婆,不過我只讀了幾個月。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Chris | 07-12-09 12:35 PM

[5]

哈﹗Chris很厲害。

我不敢寫校名和年份了,免嚇親大家。

搬屋時,家人將我的幼稚園和小學畢業證書丟失了,還有許多以前的奬狀都不翼而飛了。


[引用] | 作者 readandeat | 07-12-09 10:58 AM | [舉報垃圾留言]


不怕,我一定比你老!
我就沒有甚麼獎狀。不被趕出校,阿媽已經還神了。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Chris | 07-12-09 12:38 PM

[6]

各兄台得遇名師,本人只有羨慕份兒,無從置啄。

人生中有兩位老師較有印象:一為中一時教新數嘅何Sir,另一位乃已離世之高中時中文老師。


[引用] | 作者 賈真 | 07-12-09 12:33 PM | [舉報垃圾留言]


我們離校之後生性做人,便是老師的安慰了。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Chris | 07-12-09 12:40 PM

[7] Re: Chris
Chris :
我們離校之後生性做人,便是老師的安慰了。

小弟以前是智識販賣所的伙計[梁遇春語],1976年入行,已退下火線多年,迄今仍有三十年前的學生和我聯絡。當年中二中三的女學生,今天已是人妻人母了。2001年小弟才結婚,婚宴只有八席,扣除兩圍主家席,有三圍是小弟的舊學生。那天還發還兩個學生78或79年交的謄文功課,嚇儍兩人。
看見學生各有成就,青出於藍就是為師者的最大安慰。


[引用] | 作者 Raymond | 07-12-09 3:08 PM | [舉報垃圾留言]


1976也是我投身社會的一年。
三十年如一夢,轉眼已經是一代了。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Chris | 07-12-09 3:48 PM

[8] 效尤?

似乎很多人都用錯「效尤」一詞。一般解作「故意仿效他人的過錯。」最常用的四字詞是「以儆效尤」,也即「對某一壞人所做的壞事處以嚴重的刑罰,來警告其他想要仿效做壞事的人。」

一時想不通你也會用錯,冒昧留言,得罪了。


[引用] | 作者 老讀者 | 07-12-09 7:26 PM | [舉報垃圾留言]


謝指正,無意中唐突了Readandeat網友,抱歉。
原文不改了,留個教訓。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Chris | 07-12-09 7:57 PM

[9] 這就是我喜歡看這個網誌的原因

不再多言了。


[引用] | 作者 老讀者 | 07-12-09 8:10 PM | [舉報垃圾留言]


還請以後多提點!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Chris | 07-12-09 8:21 PM

[10]

說起老師, 令我想起了中四五時的兩位老師。一位是中文老師李詠裳, 另一位是物理老師伍致能。

李詠裳老師別名女殺手, 打分數不留情面, 曾不事先預告突擊背默古文殺過全班片甲不留, 我好像只得負五十分但仍不是全班之"冠"。李老師在我們離校後不久罹患鼻咽癌, 治癒後不久一日在校不明暈倒, 送院後不久不治, 死因是 "死因不明"。

伍致能老師別名茄菲, 但我看來其實樣貌不太相似, 何此得名不得而知, 但從別名看也知此老師甚為過癮。伍老師在我們離校後不久移居加拿大, 卻在抵步後不久感染罕有細箘, 延續數年後也離過人世。

兩位風格不同的老師, 都是好老師。我是理科人, 厭惡死背課文, 中文成綪不好。但李老師也一樣有教無類, 也注重我們每個人不止是學業的發展, 是很用心教好學生的老師。伍老師不是將關心放在面上的老師, 但日常上課談吐, 可以感受到他想教好學生的心情。在他去世前不久跟他通電郵, 跟他談到我在修讀物理碩士時他也留露了安慰之情。可惜我當沒有將電郵備份, 畢業後信箱被刪, 現在只有回憶了。

其實當年不止兩位好老師, 但他們英年早逝, 另人格感唏噓吧。


[引用] | 作者 Guybrush Threepwood | 07-12-09 9:01 PM | [舉報垃圾留言]


看你的描述如見其人。我的小學中文老師也在上個月去世,年紀也不是很大,六十餘而已,我是他投身教育頭一年的學生。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Chris | 08-12-09 5:08 AM

[11] Re: Chris
Chris :


我們離校之後生性做人,便是老師的安慰了。


一墮塵網已N年,卻仍大海浮沈,以我之文唔得、武唔得,好人做不到,壞又壞不起,庸才一個,老師唔使知我係乜誰,佢哋應該很放心。


[引用] | 作者 賈真 | 08-12-09 3:06 AM | [舉報垃圾留言]


老兄文才高超,太謙了。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Chris | 08-12-09 5:10 AM

[12] Re: Chris
Chris :
看你的描述如見其人。我的小學中文老師也在上個月去世,年紀也不是很大,六十餘而已,我是他投身教育頭一年的學生。

中小學教師並不清楚,大專時的講師,已知離世者不少:教文字、聲韻、訓詁的高耀琳,中國現代文學史的司馬長風、中國現代文學史、小說史、戲劇史的徐訏,中國通史的劉家駒、中國文化史、秦漢史、隋唐史的章羣,大一國文的劉茂華,教人欷歔不已。
我的小學校長亦離世多年,我有去坐夜。


[引用] | 作者 Raymond | 08-12-09 6:15 AM | [舉報垃圾留言]


現在知道了,老兄是浸會大學的畢業生。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Chris | 08-12-09 6:37 AM

[13] Re: Chris
Chris :
現在知道了,老兄是浸會大學的畢業生。

和兄港大比較,我們差遠了。那時叫浸會學院,我們叫浸記。


[引用] | 作者 Raymond | 08-12-09 9:16 AM | [舉報垃圾留言]


哪裡的話!
司馬長風和徐訏都是在當時香港最好的作家之列,得列其門牆進修文學,老兄有福矣。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Chris | 08-12-09 12:43 PM

[14]

你記性還真好..
我才大3已經全忘了小學4年級以前的班主任是誰...


[引用] | 作者 風逝 | 08-12-09 12:12 PM | [舉報垃圾留言]


正常丫。
有些高人的記性比我還好。
我上面說的中學老師的蘇先生和江先生,他們每年教那麼多新學生,我畢業後十多年和他們在別的場合重逢,他們還一口叫出我的名字,那才厲害哪。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Chris | 08-12-09 12:31 PM

[15] Re: Chris
Chris :
正常丫。有些高人的記性比我還好。我上面說的中學老師的蘇先生和江先生,他們每年教那麼多新學生,我畢業後十多年和他們在別的場合重逢,他們還一口叫出我的名字,那才厲害哪。

我就不能了。
十多年前在金鐘Hong Kong Record買cd,當店員的女舊學生叫我,我望著她很久,就是想不出她的名字。她今天仍在Hong Kong Record 工作,每次到Hong Kong Record逛逛,必定找她談兩句。我的美版窈窕淑女,就是她替我訂的。


[引用] | 作者 Raymond | 08-12-09 2:08 PM | [舉報垃圾留言]


更厲害的是前香港中學中文系趙令揚教授,我1976年畢業後一直沒有見過他,廿多年後有個同屆同學去找他,教授竟然問起我。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Chris | 08-12-09 2:18 PM